丽居民宿网 论坛 华北地区民宿 北京

一扇门隔开红尘,从时间里跳出来的四合院--“我宅”

查看: 4926|回复: 10
[复制链接]
小编小丽 发表于 2017-4-19 09:48:02 浏览:  4926 回复:  10 [显示全部楼层] |图片模式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4d9aaf8e4ff0d5ba9a248162ae38cae3.jpg

“跨过这扇门,便是红尘外的世界”北京胡同里的老房子,就像是福廷格尔教堂前数千年的紫杉树,它是自带记忆的生命体。在辗转几任主人,又经历了清灭、文革诸多历史记忆后,一些老房子被推倒重建。还有一些非常幸运,遇到了懂它们的人,给了它们第二次生命。

dc1be87ef6bc3e7d453b7c130f694a26.jpg

从时间里跳出来的老房子,更像是隐藏在城市中的历史记忆。

52ef7c1aaffc1766959176a85e4e61e0.jpg

我宅有院改造完成后的一个夜晚,邹磊和侯丹青端着两杯酒坐在吧台,院子里月光如水。回想三个月前,两个人还在小区里对着同一个月亮筹划着「我宅」,如今他们已经坐在了自己的作品里,过着设想中自由自主的生活,这简直就是个奇迹。

74a0dffb3f9e0bdcd5a54c1dcbfff320.jpg

侯丹青是个热爱设计的建筑师,但是在设计院的她因为种种限制并不能用作品表达真实的自己,这让她感到苦恼。邹磊是机电设计师,自称画线人,更多时候被工作压得喘不过气。站在事业选择的交叉路口,他们决定去做一点自己真正喜欢的事。

b3110a6b68d75937179f12f5321ac04b.jpg

0f6487d1c13283c4025fbdb2d2c5a87d.jpg

侯丹青和邹磊用了一个月的时间走遍了北京很多胡同里的老房子,当他们走进安定门内大街这座老院子时,抬头看到房子屋顶的一瞬间,两个人都被这老旧的抬梁式木制结构震撼住了,于是决定就从这里开始。

697119e9f6737b6a9ab17bd6971ce6e8.jpg

我宅·有院的前身是一个销售旅游纪念品开光麒麟的地方,每天进进出出的游客并不少,但来去匆匆中没有人会注意到这里老旧墙壁露出的青砖,也没有人抬头仔细观察过这木构屋顶。整个院子就像是隐藏在城市中的一种历史记忆,这些房子是不必拆掉重建的,反而应该让它们从时间里跳出来。

9d398fc799e5b6b1d0f1c367625d28f2.jpg

e8f876356912b4b76d82a57a2e79f302.jpg

c2b73d892b3800b114a106afa324c004.jpg

改造的过程就是一个考古挖掘现场,近百年时间过去,谁也说不清它的原貌究竟长什么样子了。在拆掉了阳光棚,恢复了中间庭院和两侧厢房前廊以后,老房子的样子才开始慢慢展露出来。

e95104b13b1bfafa116c5f1f4dd2346b.jpg

主房墙壁上露出了青砖,侯丹青坚持要将这些青砖全部清理出来的意愿在施工队看来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事。因为每经历一任主人墙壁就被糊上一层厚厚的乳胶漆,是侯丹青,她自己用小铲子一块一块的清理起来,这种原始的笨方法在半小时里只清理出了7块。

f451ab22fa692c9d235b49b3b82d65a0.jpg

她兴奋的跟施工队说这是可以实现的,施工的师傅惊叹这种方式的高额人工成本“这真的可以做吗?这是在用人民币贴墙面。”

bfc5a7bad16518237265c89c632c30bb.jpg

侯丹青的一再坚持,墙面上的青砖终于被完整的清理了出来。现在看到这些青砖裸露的墙壁,摸上去的时候都是一次与历史记忆的身体接触。深挖三层砖地,造一个下沉小院。

2b171fb0e91fa7f616170ddb7aa03a59.jpg

有院中有个房间叫有“有梅”,这个房间的独特之处是在门外自带一个紫藤小院。丹青指着小院子的地面和我说“这个院子的地面是我自己一点点清理出来的,整个过程和考古学家挖宝藏差不多。一共挖出来三层地面,最下面的一层是清末时期的,中间夹了一层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最上面的这层就是现在脚踩的地面。”

3de09c90d582c36d5b71d6af39e8f0f1.jpg

除了脚踩的50年的漫砖外,整个小院的一面老墙也被完整的保留了下来。很多住客都会坐在这个小院子里发呆,在古与今交融的时空里放空自己。在动工的每一天里,都是一个新认识的过程,因为无法追溯的历史,给这个房子增加了不少神秘感。每一次动工都可以获得一些意外的惊喜。

a8cfb803f11796f56f4bedbf2dc221db.jpg

整个房子的地面在几十年中被垫高了很多,听隔壁邻居说原先房子门口是有石阶的,但现在已经被覆盖的完全看不出来了。但在施工中,工人无意间挖出来的大石块,吸引了邹磊和侯丹青的注意。那些在工人手中马上就要被摧毁的石块,正是很多年前这个房子前的老石阶。邹磊指着院子里的石凳说“这个就是从工人手里抢救回来的石阶,后来被改成了一个长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