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居民宿网 论坛 民宿转让

大理千家客栈关停,谁会是下一个大理?

查看: 975|回复: 0
[复制链接]
小编芋头 发表于 2017-4-17 16:37:02 浏览:  975 回复:  0 [显示全部楼层] |图片模式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彩云之南,美轮美奂。云南,是文艺青年的诗与远方,是中产的投资热土,是老年人记忆中的阿诗玛。

过去几年间,小编也有好几位朋友前后脚在大理开了客栈。不一定非要用滥大街的“诗和远方”来定义,这是他们选择的一种自如生活。

一度以为,能开一个客栈,投入数百万元,坐看云起,享受人生的他们晋升中产阶级,进入了人生中的自由模式,后来发现在2017年的4月1日开始进入幻灭模式。

四月大理,风不平,海不静。一向以开放姿态迎接外来人的苍山洱海,此刻开始不再敞开怀抱。2017年4月1日起,大理白族自治州开始执行史上最严洱海治理令,进入洱海抢救模式。环绕洱海的2000多家客栈面临关停危机,大理乃至整个云南的旅游业也面临巨大冲击。
海景客栈关停,餐饮、农业等政策收紧,还能不能去大理投资?

6d908882ee749f0517bff6d1f445e490.jpg
“风暴来了。”客栈投资人赵熙然用四个字来形容的心情。3月的最后一个下午,洱海之滨,赵熙然和2000多家客栈的老板都无心考虑清明小长假是否还会大批游客涌来。他们面临着一场生存危机,轻则损失上百万,重则客栈的所有投资全部打水漂。

08838b3d09de52441c2bdf8713b63c96.jpg
迷之封条

客栈经营者多日心神不宁,当地的公务人员也压力重重。洱海的魅力,是客栈生意之本;为了保护洱海,政府将关停很多客栈。关停政策之严,让之前心存侥幸的赵熙然很失望。3月31日,大理白族自治州政府发布《关于开展洱海流域水生态保护区核心区餐饮客栈服务业专项整治的通告》,要求洱海流域水生态保护区核心区的餐饮客栈从4月1日,将在10日内关停,直到环海截污工程竣工。竣工预期在2018年6月,这意味着,关停的时间长达14个月。

db6301838ebf54f0bfc891f645a74ee8.jpg
昨日:双廊客栈掌柜的闭店仪式
上千家客栈酒店关闭灯光一起手举蜡烛 抱团前行

这一场将持续至明年6月份的洱海治理,也让民间野蛮生长、地方政府在产业发展初期未能合理规划管理的民宿产业脆弱的一面暴露出来。洱海样本的今日困局,尚未有解;治理完成之后如何吸引各方重振当地旅游业,也与当下的博弈和妥协息息相关。

d5a854134c43538c77a0d7b525d0c7bc.jpg
野蛮生长的大理民宿业

20世纪末至21世纪初,洱海的旅游业并不像如今火爆。据葛飞回忆,初次来大理是2005年。“第一次来就爱上了大理,后来经常带生意上的伙伴过来。”葛飞称,那时的旅游比较纯粹,有点像拉萨的那种感觉,人与人之间在洱海更容易敞开心扉。

c7a77a2517ce306d593b61327dbffba3.jpg

当时,大理地区的旅游业,以“过渡游”为主。通常情况下,途径昆明和丽江的旅游团或游客在这两个地方停留5日,仅在大理停留一日,作为过渡。为数不多的两三百家客栈,大多位于大理古城,其中,有2/3为大理当地居民所开。
e8ef43fe9d7213e309c202789cdea27a.png
百度“大理”指数:2014年创峰值

洱海旅游业最初被更多人熟悉,更多是因为舞蹈家杨丽萍。家乡在洱源县文强村的杨丽萍,自2000年后定居双廊镇玉矶岛村。她的私人别院——太阳宫,于2009年交由丽江千里走单骑酒店管理公司,投资改建成为一座精品酒店。

双廊位于洱海东岸,原属大理州洱源县,是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落后、封闭和偏僻。2004年,大理建设滇西中心城市,将双廊划归大理市,并提出开发海东。

政策倾斜,加之名人效应,许多客栈投资人开始在双廊投资开客栈,双廊成为大理旅游业最热的地方。可查阅的数据显示,2016年1-6月,双廊镇共接待游客150.75万人次,同比增长38.77%。

86dd3e5a916357ab0243b259f7f64bd9.jpg

环洱海旅游景观公路于2011年的全线贯通,使得环洱海的105个村庄相连接,环洱海休闲度假带初步形成。大理的旅游业在2012年迎来一次小高潮:大理州共接待游客1847.29万人次,同比增长19.56%;旅游业总收入195.36亿元,同比增长41.15%。

2014年,在大理洱海边取景,由宁浩导演的电影《心花怒放》播放;2015年1月,某大人物来到大理进行考察,一定程度上掀起了大理游的全新高潮。2016年,大理共接待游客3859.18万人次,同比增长31.78%;旅游业总收入534.58亿元,同比增长37.64%。

9c23877f5437c8751a229251ff374803.jpg
成片的客栈紧邻洱海

也就是在2012年以后,许多“环境移民”逃离北上广的雾霾,纷纷涌入大理,投资客栈。发展的无序化,不仅体现在对于旅游业的整体规划方面,如大理地区该容纳多少家客栈,这些客栈该如何分布在各个村落等,同时,也包括旅游秩序因缺乏监管的无序化。

哄抢客源和强迫消费等旅游投诉层出不穷。“很多客栈都有捆绑的司机。以前,我的车没法直接到客人入驻的客栈接客人,客栈老板会指责我抢了他们生意,”以游客包车为主要营生的王师傅称,“自从去年整顿后,现在好多了。”

“大理的民宿业属于‘野蛮生长’,不管是政府,还是民间,都没有事先的规划或者配套,包括环境保护问题,一开始并没有引起大家的关注。”多年的客栈经营者胡刚称,“谁也没想到,这个行业会爆发的如此之快。而这种爆发式的增长,让监管层和民间都措手不及。”

当地媒体曾经报道,洱海小普陀岛上遍布烧烤摊,一些商户把洗食材的污水,直接倒进洱海里。游客吃完的竹签、一次性饭盒,堆放在洱海岸边。当地人也见到客栈的建筑垃圾甚至乳胶漆被倒入了洱海。

不过,客栈老板们坚称自己一直按照政府的要求来做:从三级化粪池到七级化粪池,乃至现在的一级A排放处理设施。

投资者紧急撤离大理

双廊镇上一家著名的海景客栈,老板唐岳然是重庆人。他告诉记者,这几天客栈只有几个客人入住,客栈服务人员已陆续离开。10日之后,他和家人也会暂回重庆,等待重新开业通知。

另一位投资者方岭则在此时紧急刹车。今年2月,方岭筹集了数百万元资金,计划在大理修建一家老年候鸟客栈——供老年人长期养老居住。很快,他在靠近苍山的中和村找到了合适的农家院子,准备第一期投入400万元,修建16间客房。由于对该项目的市场前景非常看好,此后,他又找亲友筹集资金,在一期院子附近继续物色合适场地。

982575574d77c2fa64a44474ba384439.jpg

在与房东签订合同付定金前,方岭曾反复向房东和当地朋友核实,客栈项目是否能办到合法手续,得到的回答都很模糊。3月底,他从重庆赶到大理,去工商部门咨询,得到的答复是“客栈证照办不了了。”很快,最严洱海保护令发布。虽然此次行动是针对环洱海沿线,但方岭判断此时不宜投下重资,赶紧撤离大理,暂停了候鸟客栈的计划。

民宿军备竞赛:价格涨十倍

中国大陆地区的民宿,多由“农家乐”和“客栈”发展而来。作为非标准住宿,其自身的特殊性,首先在于产权问题。客栈投资人只能通过租赁形式进行客栈经营,不管是租用农民的土地自建,还是租用农民的房屋进行装修,都存在政策上的风险。同时,消防和其他方面也面临问题,如基本无法实现两个消防安全疏散通道和室内消防喷淋系统。

8bd5eb3187caa6ec92ed6cdfc16547e0.png
百度“民宿”指数:2016年创峰值

民宿业的火爆主要发生在近2年,火爆的背后,也存在投资的不理智。“最初在双廊,10间房,用100万元绰绰有余;到后来逐渐上升到军备竞赛,10间房投资1000万元以上的,已经见怪不怪。”在双廊经营客栈多年的当地居民李旭称,“这已经偏离了民宿业的本质。”

但是,当地许多客栈投资人的资金并非完全来自于自有资金,或通过银行贷款,或通过众筹这样的金融平台,甚至还有民间借贷的形式。“如果没有关停,至少还有客栈营业的现金流来支撑;但现在大面积的关停,对于这些通过金融手段、获得本金的投资人来说,真的是噩耗。”李旭表示。

“众筹本身是一个投资行为。本身就有风险,关于政策性风险,在项目的风险性中已经写的非常清楚。”众筹平台开始吧众筹项目负责人金铭表示,洱海的这种大面积关停客栈,将会影响当地客栈众筹项目的回报期,也存在挤兑风险。

胡刚告诉记着,如果下次投资客栈,他必须要重点考虑的事情是:首先,政策的把控性,产业引导和政策配套是否完善,是否得到当地的支持;其次,所投资的地区是否存在生态保护问题,云南还有许多生态更加脆弱的地方,如香格里拉、怒江峡谷等地,就必须提前考虑当地生态的承载能力。

虽然各地民宿业发展各有不同,但在大多数投资者眼中,浙江省德清县的莫干山民宿业,是这群客栈投资人所向往的。

当地政府对民宿投资进行了制度创新和规范引导。在土地政策方面,通过当地法规,认可了民宅改建成民宿的行为。同时,该地首创“点状供地”政策,即政府将房屋落地的地方出让给投资者。2013年,德清县制定发布了《德清县民宿管理办法》,在新的规定中,耐火等级超过2级的木结构房子就可以用于经营;同时要求民宿安装喷淋设备取代消防栓。

“最近一段时间,贵州地区和腾冲的一些招商部门都来大理找过我们,希望我们去那边投资。”客栈投资人赵熙然称,如果条件允许,他会考虑去这些地方投资客栈。在洱海,他的客栈前期投资700万元,刚刚开业半年即面临关停。

不要成为下一个大理

刚刚从云南腾冲回来的何贝又去了陕西的韩城。“听说大理的业主被驱赶了,各地都抛出了橄榄枝。我们正在被吸引到其他省市去。”何贝说,“我们已经爱上客栈这个行业了,就像剃头的、修鞋的一样,不在这里做,就去其他地方干。”

环洱海客栈的投资从几十万到上千万不等,数亿元的资金也在寻找出路。何贝们担忧的是,如何不让腾冲等地成为下一个大理?

云南尚未有关于民宿的管理制度,近一两年有不少投资者到大理来是抱着“搏一把”的心态,利用政策的不完善钻了空子。但大多数投资人并不愿意靠钻空子赚钱,更愿意把钱投在一个政策完善、规划合理、市场有序、有安全感的地方。


ba19e7c6c5aab3867f535ce78382c2c2.jpg

一位来自浙江的客栈老板想起来去莫干山考察时,德清县政府给了他的一本八十多页的《民宿创办手册》。建筑面积、耐火等级等各种规定非常细致,办理证件的先后顺序,每个部门的任务甚至负责人和手机号码都一应俱全。“我们不怕不细致,而是怕不明晰,没有统一标准。这份文件表现出浙江政府的服务。”上述浙江老板说。

卖掉一线城市的房子举家来到大理,这轮整治让客栈老板们再度陷入离乡的惆怅。在客栈代表们开会的时候,何贝一口气说了段感想:大理不是各方面都优秀的孩子。单项都是中规中矩,苍山没有玉龙雪山挺拔,洱海没有洞庭湖浩瀚、抚仙湖干净,白族不如傣族婀娜,南诏和大理国的历史不如大唐大宋繁荣。但它们结合在一起就是最好的。”


69587ce1f348bd28350a6b03ecc9c981.jpg
俯瞰大理

大理的城市足够现代,移动支付和打车软件应用极广,乡村又足够原生态,“我们的家乡已经被污染了,空壳了。但在大理,依然能够记忆所有乡愁的味道。”

“我希望这个症结得到解决,而不是死结。”回到老家的蒋雯迫切希望赶紧回来。

这次行动,可以说是政府和投资者共同为之前的无序付出了代价,每个人都在作出牺牲。代价之后,希望换来的希望是整个民宿业的有序发展。

(文中夏方、蒋雯、赵熙然、李媛、阿青、胡刚、李旭、宋蕊、何贝均为化名)



-EN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不满意?来这里再找找!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丽居民宿网 ( 皖ICP备16004362号-2

© 2016-2017 liju Inc.